戈壁灘上蓋雞舍 食品安全從“養雞下蛋”源頭抓起

0
2019-10-14 來源:證券日報

       本報記者 矯 月 李立平

  “幾億元投到戈壁灘,有人認為不會有回報,但對于養雞來說,荒無人煙的戈壁灘更加適合,而且更加安全。”近日,曉鳴農牧創始人、董事長魏曉明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談及在賀蘭山下建養殖基地初衷時表示。目前,這家公司已發展到父母代蛋種雞存欄量達210萬套,年可向市場推廣商品健母雛1.6億羽的現代化養殖企業。

  用好天然屏障

  發展現代養殖業

  近日,記者前往銀川市曉鳴農牧旗下的閩寧智慧農業扶貧產業園,探訪了這個戈壁上的生物安全養殖基地。雖然投入巨大,但巍峨高大的賀蘭山能夠有效抵御寒流,形成了得天獨厚的蛋雞養殖地理條件,同時構成了養殖生物安全的天然屏障,加之公司在生物安全結構上管理得當、運作良好,可以使高致病性禽流感、新城疫等家禽重大傳染病得到有效防控。

  據了解,在國內蛋雞行業中,曉鳴農牧率先通過了規模化養殖生物安全隔離區省級考核,保障了蛋雞源頭上的養殖安全。關鍵是從飼料安全開始,防止“病從口入”。

  進入園區大門,記者按照要求穿上連體防護服,穿戴上帽子、口罩和鞋套,再經過封閉消毒室45秒的消毒后,進入飼料生產車間。

  據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,“這里的機器各有分工,如色選機可以將從顏色角度判別飼料原料玉米的品質,用來剔除肉眼不可見的霉變玉米。再經過對輥式粉碎機,將玉米均勻分割成多瓣,使養殖雞群能夠吃到質地均勻,營養均衡的飼料。還有飼料熟化消毒設備,可以給初步混合好的飼料通過蒸汽加熱蒸熟,使雞群吃到蒸熟消毒的飼料,提高飼料的潔凈、安全度的同時,有助于雞群消化率的提升,有效減少養殖環境中的廢氣排放。”

  在現場,記者看不到玉米運輸的蹤跡,對此,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解釋稱:“為了保證食品安全、潔凈,各個機器之間都有管道連接,操作工人通過信息化系統,使玉米可以通過這些管道進行傳輸。而這些管道都是埋在地下的,地面上看不到玉米流轉的痕跡。”

  飼料廠的隔壁,是“產房式”孵化廠。記者同樣套上一身防護裝備并經過消毒措施后,進入廠區。據介紹,大規模孵化小雞,不但要通過機器檢測雞蛋是否存在裂紋或暗斑、重量是否符合孵化要求,還要保證孵化設備中的溫度、濕度、二氧化碳濃度等各種指標隨著孵化周齡而變化。記者看到,每兩排孵化支架上都放置了大型風扇,用來調節孵化過程箱體里的溫度,確保均衡。

  據孵化廠相關負責人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介紹:“我們會采買一些國際一流的設備,來優化小雞的孵化過程,而隨著設備的更新換代,小雞的孵化率和健康度也有明顯提高。”

  從“個體戶”

  到“現代化養殖場”

  從創業至今,已有27載,魏曉明從一個人打理3000羽種雞,發展到目前父母代蛋種雞存欄量達210萬套,年可生產1.6億羽商品健母雛的公司,其發展過程并非一帆風順。

  “我是1992年從寧夏大學農學院離職‘下海’的。也許我有一個不服輸的性格吧,在當時體制下,學校里面管理刻板,我更喜歡自己創業。”魏曉明回憶道。

  1992年前后,正是一些國外高產優質家禽品種進入到中國的時期,魏曉明介紹稱:“當時,中國的雞種大多為當地品種,屬于單向的優勢生產性能,如產肉性能、產蛋性能,與專業培育的國外品種相比有很大的差距。此外,雞的健康狀況、抗病力、疫病的凈化程度也有一定差距。”

  僅靠在大學掙的工資,是不夠創業的,魏曉明就發動親戚朋友籌集資金,最終將寧夏農科院畜牧獸醫研究所種雞場租了下來。“1992年創業實際上就是個體戶,也就是家庭農場。當時,種雞場有3000多羽種雞。”

  “一開始都是我一個人干活,沒有雇傭工人,不但主管飼料配方和采購,還干司機、銷售員的工作。后面才請了幾個工人,給他們配方做飼料,甚至培訓工人點疫苗,做免疫的工作。”雖然身兼多職,但魏曉明干勁滿滿,“那時候,我承包的小農場什么都缺,但就是不缺市場,只要有產品就能賣掉。當時年毛利能達到100%。”

  賺到第一桶金之后,魏曉明不斷投入再生產。小農場慢慢變為大農場,家庭農場模式變為企業模式。2000年,曉鳴農牧租賃了寧夏回族自治區種禽廠,開始企業化運作。

  魏曉明回憶說:“我們現在的注冊地叫閩寧鎮,當時叫黃羊灘,是寧夏賀蘭山下的一片戈壁。我們從那里開始建設真正現代化的養雞場。”

  當時戈壁灘上沒有水源,也沒有電,沒有路,建設成本和用工成本都比在郊區高得多。有很多人勸魏曉明不要冒險。但魏曉明上大學期間,就領悟到了西方畜牧業生物安全技術的奧妙,對現代化養殖技術早有了想法,他提出,“寧夏賀蘭山東麓的荒漠土地資源很多,干旱、荒漠、沙化,都是其他行業的劣勢,但對養雞產業來說恰恰是優勢。”

  他解釋說,“應對雞疫病通常有三個方法: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吃藥,也就是指利用抗生素防病;好一點的方法叫免疫,可以讓雞產生疾病的抵抗力,來防止疫病;最高級別的叫凈化,實際上就是疫病在養殖區域內的根除。賀蘭山東麓戈壁灘就有這個優勢。”

  借助資本市場

  加快發展

  改制后的曉鳴農牧開始與資本市場接軌,公司的規模也實現了快速擴張。

  曉鳴農牧董秘杜建峰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說起了一樁往事:“魏總第一次接觸PE公司人員時,要把人家趕走。那時我們對資本投資等確實沒有感覺。”

  當時,我們對PE投資方說,我們不是看你有多少錢,而是看你是否能把企業的規范帶來,讓企業沿著正確軌道走。對方說我正好就是給你這些,不然,我也不敢投資。投資2000萬元,退出時賺了1億元。”杜建峰如是說。

  自此,曉鳴農牧也堅定了走向資本市場的決心。“通過資本運作,公司的股權結構更加多元,產能規模和技術水平得以提升。通過股權激勵,管理團隊更加穩健。”魏曉明向記者感慨道:“很多人都說新三板估值低、交易少,但我們沒有這個感覺。公司在新三板里做了6次融資,每一次都比前一次估值要高。公司還吸引了戰略合作伙伴,全球最大的農業公司正大集團已經是公司的第二大股東了。”此外,大北農集團也成為公司的股東。這些新股東帶來的不僅是資金,還有技術和管理優勢,還有聲譽。

  “這種聲譽也可以延續為商譽。”魏曉明向《證券日報》記者舉例稱:“例如我們在向國際知名的糧商采購豆粕的時候,他們主動給了我們信用賬期。這主要是因為我們前五大股東中有正大、大北農這樣知名的公司,我們的主要供應商也是國際知名公司;我們也擁有像正大、光明、華潤、天津農墾等這些客戶。”

  在魏曉明看來,良好的股東結構會促使公司堅持長遠發展和可持續發展。目前,公司40多個核心員工已經通過股權激勵成為股東。在嘗到新三板掛牌的甜頭后,魏曉明開始瞄準A股主板市場。

  積極開展

  動物福利養殖

  魏曉明判斷中國未來的農產品,將會由農副產品向食品轉移。“同樣一顆土豆、一枚雞蛋作為農副產品或食品,其內含是完全不一樣的。如果能夠實現這一轉移,畜禽產品的市場準入條件將會提高。這意味著健康、安全的養殖業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。”魏曉明表示。

  正所謂“病從口入”,著眼于未來的魏曉明則在雞的飼養上提倡健康、安全,甚至用國際高標準的動物福利養殖模式來嚴格要求自己。

  世界動物衛生組織(OIE)《陸生動物衛生法典》2011內容顯示,動物福利(Animal Welfare)是指動物如何適應其所處的環境,滿足其基本的自然需求。魏曉明向記者舉例稱:“我們在戈壁灘的養殖基地采取理念和措施就是讓農場動物‘釋放天性、生活康樂’。雞喜歡嬉戲,在養殖的時候,雞舍里有一個棲架,它可以上去,能運動,不像籠養雞一樣在籠子里關著。”

  魏曉明表示,公司將通過“環境健康+心理健康+身體健康”的方式開展動物福利養殖。

相關新聞

版權聲明

1、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輕工業網” 的作品,版權均屬于中國輕工業網,未經本網授權,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、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國輕工業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2、凡本網注明 “來源:XXX(非中國輕工業網)” 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信息之傳播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3、如因作品內容、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,請于轉載之日起30日內進行。
4、免責聲明:本站信息及數據均為非營利用途,轉載文章版權歸信息來源網站或原作者所有。

返回頂部
赚钱的门路